日本终身教育概述

发表日期:2017-01-13【点击数:29

日本于上世纪60年代开始引入终身教育理念,是亚洲国家中最早接触这一理念并做出相应对策的国家。1965年,日本政府就派遣了原东京御茶的水女子大学校长波多野完治教授参加了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12月在法国巴黎组织召开的“第三届促进成人教育国际委员会”,该会议讨论了保罗朗格朗关于终身教育的报告。随后,终身教育开始引起日本专业学者及大众的普遍关注。关于对终身教育的理解,日本终身教育学家森隆夫的观点较具代表性。森隆夫认为,终身教育概念的建立应从制度、内容、方法三个方面来加以考虑大致表现为:

1)教育的终身保障——教育不随学校学习的结束而终结,有限的人生应与无限的教育挑战及机会联系在一起,而且对此应给予制度上的保障。

2) 对现代学问的追求——终身教育提倡的学习内容应不以个人的职业或专业为限,广泛的教养教育、德育、体育以及一切现代学问等都应包括在学习之列。

3)不成为未来的文盲——21世纪关于文盲的概念将不再局限于不识字,而在于是否掌握了自我学习的方法。终身教育的方法论,从某种程度上说,又可理解为“学习方法”的方法论,就是将教会每一个人不成为“未来的文盲”

一、日本终身教育发展的主要脉络

1.早期社会教育发展阶段

在早期的社会教育阶段,日本从国家到地方就建有大量的设施。到后期,在政府等团体的努力下,得到不断的完善,这些设施也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展。大量设施的存在为终身教育振兴与推进提供了良好的物质基础。

而在终身教育政策制定之前,学校教育以外的各种有组织的教育活动统称为社会教育。《社会教育法》(1949)严格界定社会教育的实施范围,专门就社会教育的中心设施公民馆的性质、任务、运营方针、设施规模等做出了具体规定。以上各项法律的出台,为战后日本的社会教育提供了法律依据,社会教育活动得以广泛推行。

日本的社会教育以图书馆、博物馆、公民馆等公共设施为中心,为广大国民提供了各种学习和文化活动的机会。特别是建立在各个地区的公民馆,以民主主义的教育理念为依据,根据各地的实际情况和国民的具体要求开展活动,与社会的文化、生活及居民的学习活动息息相关,成为日本战后社会教育活动的主要形式。

2.理念引入与政策制定阶段(20世纪60年代-1990年)

随着终身教育理念的引入,到20世纪70年代前后,终身教育作为正式的官方语言出现在日本官方和学术界的文本与政策文件中,并将之确认为社会教育的发展方向。1971年社会教育审议会发表了《关于为适应急速变化的社会构造的社会教育的模式》咨询报告,报告指出“终身教育的观点不仅仅停留在人的一生的学习,还要求将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三者有机地结合起来”,明确终身教育是涵盖其他教育形式的新概念。

1981年中央教育审议会发布《关于终身教育的报告》对日本终身教育的发展影响极大,报告强调“终身教育的基本理念是要重新制定教育制度,以确保每个国民为拥有充实的人生开展学习”,报告还指出随着经济快速发展,每个国民更新知识和技能学习的重要性。该报告标志着日本教育的发展转向,其后,日本于1984年成立“临时教育审议会”,四年里发布了四份审议报告,提出教育改革方案。例如1985年临时教育审议会发布咨询报告,首次提出“向终身学习体系化转移”的发展方向,此后的几年,围绕“终身学习体系”,该审议会发布多项研究报告,将终身学习体系建设与职业教育、企业培训、大学开放等工作相结合,使得终身教育与经济发展、社会治理紧密联系起来。

相关政策以及报告的发布,使得终身教育的理念开始深入人心,为广大的民众所接受。同时为终身教育的推进提供了政策保障。1988年,日本文部省的社会教育局改称终身学习局,是日本终身学习的最高领导机构,也是文部省第一大局,负责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学校开放、体育文化事业等各项振兴终身教育的综合性政策制定与实施。

3.体系形成与建设阶段(1990年至今)

19906月,日本颁布了推进终身教育的专项法规《终身学习振兴法》,成为继美国后世界第二个为推动终身教育发展立法的国家。该法案明确了终身教育发展的基本国策,规定了地方政府的具体职责,设立了专门的行政机构,包括从文部省到各级政府都必须设立指导终身教育发展的“终身学习审议会”等等。该法案从整体上规定了终身教育发展的政策体系,强化了各级政府的行政职责,为终身教育的发展提供了有效的保障。

依据该法律,日本从职业教育、学校教育和社区教育三个领域加强组织建设和设施投入,其项目主要包括职业能力开发、回归教育、大学开放、民办教育发展等等,并积极推动民间机构、非盈利市民团体的公益性社会活动,例如各类志愿者服务等等,为解决社会问题发挥着多样化作用。

二、日本终身教育的主要服务机构

在日本,终身教育的范畴不仅局限于有组织、有目标的学习活动,凡是有益于公民身心健康发展的文化、体育、娱乐、慈善、公益活动都得到积极响应。其实施机构亦从以往的公民馆、图书馆、博物馆等文化设施扩展到大中小学、企业机关、文化中心、体育馆等,其他的职业培训机构也得到足够重视。

日本最具有代表性的终身教育服务机构是公民馆和终身教育中心。公民馆源于战前构想,制度化于二战以后,是二战以后以市镇村为对象区域设立的地区性教育综合性设施。具有地区性、公共性、非营利性、非党派性、非宗派性、设置的自主性、形式的多样性等特点。公民馆是作为市镇村的终身教育推行的基本设施。终身教育中心是以都道府县为对象区域而设置的综合性终身教育设施。终身教育中心要民众的教育需要进行调查研究,并且及时为民众提供相应的服务,为民众的教育和学习提供便利。终身教育中心在信息产生和提供方面,起到一个信息共享的角色。终身教育中心通过调查研究得到信息要及时与相关结构或组织及个人共享,从而为个人提供更多的学习的机会,与其他结构共同推动终身教育的发展。在终身学习指导者的培训、研修和学习者学习方法、学习教材等的研究开发方面,终身教育中心也担负着非常重要的责任。总的来说,终身教育中心作为社会性、服务性很强的一个机构或者设

三、日本终身教育发展的主要特点

日本是推进终身教育政策比较早的国家之一。可以说日本是接触现代意义终身教育比较早的国家之一。经过几十年的推进和发展,日本的终身教育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效。其中既有社会教育的历史与传统良好的政策作为终身教育推进与发展的支撑也是不容忽视的。

首先,日本的终身教育有着良好的发展基础。由于日本在二战结束后大力推广社会教育,从国家到地方就建有大量的设施,加之良好的群众基础,这为日本终身教育的推广提供了很多的便利。

其次,日本的终身教育依靠并依赖于政府的强大推动。日本政府通过法律的制定与相关政策的推行,为终身教育的推进提供了保障。同时,法律的制定,也明确了不同机构、不同个人的发展责任,保证相关教育政策的有效推进。

第三,日本终身教育把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统筹规划,统合为一个整体。这样既符合终身教育的整体性,有可以最大限度地利用现有的各种资源。在推行过程中,地方各个教育团体具有充分的自主权,从而可以充分地考虑到不同地方的实际情况,务实地指制定各种政策、规划各种事务,有效地推进终身教育的体系建设。

                                                                 (根据网络资料整理)